苋菜的功效与作用:暴风集团割韭菜简史:董监高

  1月3日,暴风集团发布其首发股东瑞丰利永和融辉似锦的减持结果,点出了公司股价在节前下挫的罪魁祸首。

  在机构投资者、董监高团队差不多减持完毕之后,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终于坐不住,开始通过他控制的这3只基金减持套现。

  从7块钱的发行价,到最高峰327元,再到如今复权后的20多元,股价有多少跌宕起伏,就意味着有多少韭菜被割。

  哪些人从中获利?是一次性套现10个亿的和谐成长,还是闷声发财的蔡文胜、江伟强,套现走人的几乎整个董监高团队,抑或是几乎全额质押最近才通过基金减持的实控人冯鑫?

  在暴风集团(300431.SZ)上市之前,就有投资机构在它身上狠狠赚了一笔。

  2006年-2008年,IDG参与酷热科技(暴风科技赴美上市主体)四轮融资,先后投入1000万美元,最终在该公司持股37.73%。

  2008年,Matrix(经纬中国)参与酷热科技B+轮融资,并于2010年受让部分股权,最终以481万美元获取该公司7.41%股权。

  暴风科技赴美上市失败后,于2011年斥资4140.31万美元向IDG和经纬中国回购所有股权,IDG获得3455.86万美元,经纬中国获得678.59万美元。

  拆除VIE结构、重新包装,暴风集团(当时的简称还是“暴风科技”)2015年3月24日登陆创业板,妖股现身。

  2011年和谐成长入股暴风集团的成本为6030万元。暴风集团上市后,和谐成长持有公司7.84%的股份。

  2016年4月7日,和谐成长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票1100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4%,价格为88.59元,一次性套现9.74亿元。

  2017年6月、2018年1月、2018年4月,和谐成长三轮减持,合计减持933万股,价格在24元-28元之间,合计套现2.42亿元。

  2018年4月减持后,和谐成长仍持有公司股票296.45万股,占比0.89%。

  与和谐成长的凶猛相比,公司第三大股东青岛金石虽然第一个披露减持意向,但所有行动都悄悄进行。

  2016年3月底发布减持计划,不到3个月的时间,青岛金石消失于前十大股东名单,套现接近10个亿。

  暴风集团上市后,前十大股东中有两名“明星投资人”:蔡文胜和江伟强各持有2.69%的公司股份。蔡文胜不必赘述,江伟强乃是分众传媒(002027.SZ)实际控制人江南春之父。

  2016年3月解禁期一到,江伟强在几天的时间内减持80万股,随后在3个月内清仓,套现5个亿以上;蔡文胜动作稍慢一点,解禁半年内清仓,应该比江伟强少赚了一点。

  解禁后1年时间,暴风集团十余家机构股东和个人投资者,包括华为投资(华为)、江阴海澜(海澜之家600398.SH)等,基本上都完成了清仓式减持,把公司股价砸掉了三分之二。

  作为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,冯鑫个人持有公司股票7032.24万股,占比21.34%。其中,有6705.11万股处于质押状态,327.13万股被司法冻结。

  截止到目前,冯鑫并未减持名下股票,套现主要是通过他控制的3只基金进行:融辉似锦、瑞丰利永、众翔宏泰位列公司前十大股东,其实际控制人均为冯鑫。

  因为是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,限售期为3年,所以这3只基金的减持主要集中在2018年。

  2018年9月26日、9月28日,众翔宏泰率先减持45.35万股,均价11.52元,套现522.43万元。

  股东不断清仓式减持压低股价,再加上2018年行情不利,2018年底公司股价较年初跌去三分之二,较股价最高峰跌去九成以上。冯鑫选择在此时减持,实属无奈。

  暴风集团上市前,公司董监高团队共14人(独立董事未计入)。上市3年多,原董监高团队,除了董事长、总经理冯鑫,只剩下董事崔天龙和助理总裁李媛萍。

  在这3年多的时间里,公司董秘、首席财务官、监事会主席等重要职务经历多轮替换,后因董秘空缺,冯鑫不得不长期兼任董秘。

  最先动手的是韦婵媛。韦婵媛曾就职于金山软件、雅虎中国,2007年进入暴风集团,担任董事、副总经理。她的持股数在董监高团队中仅次于冯鑫。2016年9月,韦婵媛从公司辞职。

  2016年、2017年,韦婵媛分别减持公司股票79万股、218.74万股,套现1亿元左右。2017年减持以后,韦婵媛仍为公司第十大股东,直至2018年一季度退出前十大股东名单。

  其他人的操作也大致如此,以至于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:董监高团队众人的套现金额,远超暴风集团创始人、实际控制人冯鑫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