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“温度”的麻城风味小菜——萝卜干

  小时候家里种很多的菜,都是季节性的时蔬,菜有时候多的吃不完又卖不掉,避免浪费。妈妈就会有把新鲜的菜做成咸菜。咸菜储存时间很长,不容易坏,又可以变着花样儿吃。这样到了冬天早饭和晚饭基本就不用炒菜了,粥就着咸菜,米饭就着咸菜就可以吃个两大碗了,那叫一个香。

  今年又到了“腌萝卜干”的季节,村子里家家户户门前都晾晒了很多萝卜干。小姨打电话说今年过年回来,所以妈妈也在家里张罗着腌萝卜干了。菜园子里满地的萝卜,看着确实可爱。总觉得那些蔬菜,想吃,去地里拔一些,吃个新鲜多好。然而,看似很好,可是有生命的东西,都是在不知不觉地长大,萝卜过了季节,里面就是空洞洞的,离盘子渐行渐远。萝卜籽儿从小秧子长成大萝卜的时候,萝卜越来越翠绿可爱、把菜地挤得没有缝隙的时候,可以看到萝卜都在拱着周围的泥土往外冒。一个一个萝卜就可以拔出来吃了。

  天气寒冷,家里的大人都在家,“腌萝卜干”其实是一个传承的手艺活。这些手艺是从上一辈人传下来的,传给外婆,传给妈妈慢慢到了我们这一代就不会做了,因为生活节奏加快,点外卖比较普遍。不过还是在吃饭的时候想妈妈做的萝卜干了。因为记忆深处有萝卜干辛辣之味,戒不掉忘不了。

  冬天做萝卜干其实很辛苦的。要从菜地挖新鲜的萝卜,洗净滤干,趁着水分没有流失就开始切,萝卜切成条形状,晒成萝卜干,腌萝卜制作的细节相当繁琐。冬天手都皴裂了,妈妈双手的老茧和沟壑是岁月的见证。村子里家家户户制作出来的萝卜干味道也不一样,可能是每个人制作萝卜干时花的心思不一样吧。我会在妈妈切萝卜的时候,蹲在她身旁问“你腌萝卜干是因为喜欢,还是习惯了”?她说“没菜的时候可以吃啊”。“没菜的时候可以吃”,这应该就是习惯了。那时条件没有现在好,生活所迫,家家户户做咸菜是因为:没有菜的时候可以吃。萝卜做成萝卜干在没菜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炒着吃了。一代人的生活也是这样开始的。

  远在外地的小姨也十分想念妈妈做的萝卜干的,每年过年回家必须要带点萝卜干再出发。因为在外面就吃不到麻城的萝卜干了。虽然现在快递方便,不过小姨还是选择自己打包带走。其实小姨手里提着的就是家乡的味道,那种幸福感是无以复加的。

  所谓“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”,咸香爽口的萝卜干,是村里人可以一年吃到头的风味小菜,村子里总是原意在冬天腌上几坛萝卜干,一吃就是一年,甚至是嘴闲的时候吃上一囗,萝卜干见证着一代又一代的幸福生活。(部分照片由八姑土特产提供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