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菜的产地:鸳鸯被里成双夜 一树梨花压海棠

  东那姐,西萨拉,这是东西方体育圈最著名的两位女记者,她们身边都有一位优秀的男性,喜欢她们的人,跟讨厌她们的人一样多。

  那姐,自不用说,无论刘翔跑多快,最后还是要回到她身边……接受各种直达灵魂深处的拷问。将那姐金句当座右铭的粉丝,组成了声势浩大的“冬菇教”。

  萨拉,可以说是西班牙的冬日那,男友卡西去到哪里,她就跟到哪。媲美那姐,萨拉也有自己的金句:“双方会上22名球员”、“草皮是湿的,这能从看台上球迷的兴奋劲中看出来”。这些无厘头句子,在欧洲杯期间刷爆推特。

  推特西班牙版上还因此多了一个热门话题标签——“谢谢萨拉(Gracias, Sara)”。网友开始接龙创作各种无厘头问答:“球员们如何从更衣室里出来的?”“走出来的。”“谢谢萨拉。”

  舆论是可怕的,但萨拉是幸福的,她的男人卡西这时候把两人在波罗的海的甜蜜合照放上了微博。一张合照胜过千万句甜言蜜语,卡西就像那些习惯面对狗仔队的演艺明星一样用行动表示,两人的感情并没有受到外界冷嘲热讽的影响。

  那些少女不明白,为什么这么完美的男人,就要钟情一个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女人?除了像“这就是爱情”此类敷衍的解释,我们从卡西喜欢看的书中也许可以看出端倪。欧洲杯期间,卡西带在身边的是一本叫《熟男我爱你》的少女爱情小说,书中讲述了老男人和少女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。

  一个喜欢看言情小说的31岁男人,他的内心就像住了一个少女,憧憬着世间上最纯粹的感情。能够回应这股热诚的,只有萨拉这样的单纯女孩。妒忌萨拉甚至冬日那,是因为我们没有那一颗,不畏惧嘲笑、勇往直前的赤子之心。(梁静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